当前位置: 首页 >> 崇实生活 >> 正文
专访|喻丰:站在讲台上,对学生对教书的爱装都装不出来
日期:2017-09-29

喻丰教授喻丰教授


喻丰,西安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社会心理学研究所副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幸福科技实验室(H+Lab)首席科学家,北京积极心理学协会常务理事、副监事长,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人格心理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中文信息学会社会媒体处理专业委员会委员,入选西安交通大学青年拔尖人才计划(A类)。研究方向为社会与文化心理学、积极心理学、实验伦理学。


1

《社会心理学》选课人数突破1000

问:喻老师开设的《社会心理学》课程在今年的选课中吸引了1000多名学生,同学们中甚至还有要求去宪梓堂上课的呼声。之前您也在哲学系开过相关课程,您对此怎么看?


答:我刚来交大工作一年多,我只上过两门课,一个是16级文试班,另一个就是哲学51班。哲学系之前叫做哲学心理学系,后来哲学心理学系分成了哲学系和后来建立的心理学研究所。我之前教社会心理学,哲学系分出来后改了培养方案,就没有了社会心理学这门课程了。所以我就想开个核心选修课,名字就叫作《社会心理学》。

我还挺惊讶于1000多个人选我的课程,我也挺高兴,感谢同学们的厚爱。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这凸显了学校的实力,凸显了教师是合格的教师,是好的教师。不过我也挺对不起大家的,虽然多次反映,但规定最多只能两百个人上课。哈佛幸福课,讲公正的课,以及我在清华讲的课程,都是500人的课程。如果选的人多的话,也是可以扩容的。我觉得我们也是应该可以上的,世界一流大学是可以上大的专业课的。好的老师一定是愿意把知识传递给更多的愿意上课的学生。


喻丰 教授喻丰 教授


2

社会心理学在生活中关心每一个人

问:很多同学选择《社会心理学》是被心理学的标签吸引了,老师您能解释一下社会心理学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和她的魅力吗?


答:其实我知道心理学给我和这门课增加了很大的光环。心理学本身是一门有趣的学科,她有趣在她在生活中关心每一个人,你看在社会科学中,心理学是最倾向于自然科学的那个学科。最倾向于自然学科是她的研究方法,要有实验室,要有对照,要有比较,要操纵自变量,观察因变量。心理学还强调用科学的方法探究最细微的问题。最细微的问题就是关心每一个人的问题。社会学是以宏大的角度,看现代性,我讲社会变迁是什么样子的,她和每个人的生活并不是息息相关的,心理学并不是这样,它是细致地想问题。比如说我今天穿一个绿色的衣服和一件红色的衣服对我说话的感觉有影响吗?我以这样的姿势或者那样的姿势和你们说话你们感受到的态度是不是不一样?这和每个人的生活密切相关。

而社会心理学,是和社会最相关的内容。我在课上讲过,社会就是有一个他人。社会心理学就是讲我在有一个他人的情况下,自己在生活中有什么应用。比如社会认知就是你怎样给他人贴一个标签,我在日常生活中如何作判断,我是不是判断会有偏差,攻击他人和利他,社会影响,说服别人,我们和别人交朋友,我们是不是对他人有偏见……这些是在日常生活中一下子就是会遇到的事情。我觉得,心理学一是有趣,二是有科学的指导。我在日常生活中也会使用心理学的原理。我觉得大部分学生也正是看到心理学在社会生活中很有用。


3

期待开设幸福心理学等课程

问:《社会心理学》课程在同学们中反映很好,老师你在道德和幸福研究上也有很深的造诣,那您今后有打算开设这方面的选修课吗?


答:我其实挺想开的,因为我的计划是上半年开设一个《社会心理学》,它比较基础一些。下班那年开设一个更实用的类似于积极心理学这样的课程,积极心理学就包括很多东西了,比如如何谈恋爱,如何把学习学好,以科学的方法,心理学的方式,怎么提高自己的创造力,怎么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怎么提升自己的审美……这都是从心理学的角度说的。

我希望未来五年之内,交大能有心理学专业,然后才能有心理学系。一个综合性的大学,不能少心理学。SCI上发表的文章,空间网络图做出来,心理学就是九个主干学科之一。心理学是一个大的学科,可以支撑一个学科群。


4

积极心理学对每个人的学习都有好处

问:大家都很喜欢老师的课程,老师把心理学讲的通俗易懂,课堂上十分风趣幽默,那你如何看待这种学生在课堂上玩的happy,老师也乐在其中的师生关系?


答:可能有这种担心,认为上课讲了太多的段子,学生学不到什么东西。我不这么认为,我自己是做积极心理学的,积极心理学要让人快乐,让人幸福,这事实上对每个人学习都有好处。我努力以一种轻松快乐的方式来教大家,用积极心理学来说,它实际上能让大家有很多的收益。学生的注意力有所集中,同学们也会有更多的兴趣。这样必然会增进学生与老师之间良好的关系。良好的关系很有助于学习动机的培养。但是这不是功利性的,我也挺喜欢学生,挺喜欢和学生交朋友,并不是为了把课上好。喜欢学生实际上是装不出来的。

这个时代,每两年都会有一个大的变化。如果不能理解学生的所思所想,那么老师所教的东西就是纯的知识。我们不能只教纯的东西,我们一定还有情感,来辅助纯的知识。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如果用陈旧的体制和评价标准,要求变化非常快的时代,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建设一个世界一流大学,不是一个工程,也不是一个口号。它一定是要学生受益的。一流的大学一定要教出一流的学生。我觉得只有一流的学生,才能撑得起一流的大学。教出一流的学生当然也需要一流的教室、一流的实验室,也需要一流的大师,但中间那些是工具,是过程,教好了学生才是真的世界一流大学。


采访中采访中


5

心理学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问:老师作为一名心理学者,心理学对您具有什么样的意义?


答:从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心理学是什么,我想你们刚上课的时候也不太知道心理学是什么。首先对我来说,心理学是我的一份工作。当时我报心理学的时候,我也并不是多么清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专业,我当时真以为他能读心这套东西。

第二,她对我来说,应该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因为心理学所讲的各种方法,原则,我在实验中做出来的结果,我都很努力的把它用在生活中。那它也不见得有用,因为我心理学课上也说过,心理学是个平均数。他不一定适用于每一个情境下的单个的案例。但是如果你保持一个谨慎的态度,长期的使用的话,我想他能够适用于你的多数情况。我觉得一个好的心理学家,包括社会学家,他想出自己的理论,他构建自己的理论,当然我们是唯物史观,当然还是有他唯人史观的部分,他的理论一定是和他生活、他的经验息息相关的。

另外,我也觉得她也是我生活中的一个部分。既是工作也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也是我最热爱的事情。其实也因为一个很简单的心理学原理,你每天把时间都投入到一个事情上,你必然要说她好,不然还有什么解释。


6

在交大做出自己的标签

问:老师您是武汉人,之前也在清华工作过,那是什么样的缘分让您来交大工作?


答:说来挺奇妙的,我是一个不是很安分的人,你们也能感觉到。我也没把人生看的很有规划或者很重,我觉得很有趣,我就去做了,没有一个详细的计划。2015年交大开了一个丝绸之路青年学者论坛,实际上相当于引进高端人才的这样一个论坛,然后我就投了一份简历。后来经过了面试等,记得那是我在武汉时,学校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我被交大聘为正教授。清华那边当时也给我发了offer,但是我来了交大,我觉得在这我能做出我自己的标签来,人生还是应该不一样一点。


7

“具身”是用身体去感知外在的世界

问:我看您的文章,对您使用过的一个名词——“具身”,比如说具身的知识,具身的气质学识,有深刻的印象,您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具身的意思吗?


答:具身这个词语还是很有趣的。心理学的具身讲的是什么?具身的意思是我用身体去感知外在的世界,我在感知外在世界的变化的时候,是利用身体作为介质来感知外在的变化。比如说我这样的姿势和那样的姿势,感知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对不对?那身体的样子是不是对于我们感知这个世界产生影响?严格来说是的。我把灯给关了跟你们说话,和我把灯开着跟你们说话实际上是不一样的,我感知到他不一样,英语叫做embodied。我们通过我们的身体,来感知世界的时候,心理学强调身体对自己感知一个客观的外部世界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你把他引申开来,社会学讲究文化资本,知识也是这样一种关系,你习得了知识,知识一定会展现在你身体上,这是肯定的,这会让你有规范有原则,它都会展示在你日常的行为中,展示在你的说话中,展示在你的手势中,展现在你的表情中,而这些手势表情各方面都会影响你如何来看待这个世界,以及这个世界中的其他人来如何看待你。这是我经常说具身有用的原因。

心理学研究里具身还有其他的意思,我们要研究外部细小的环境,研究人的身体的感受,对人做道德判断,对人做各种判断、行为的影响。比如说,戴墨镜或者戴着平光镜,戴墨镜的人比戴平光镜的人更不道德。握着一杯冰水和握着一杯凉水,握着冰水的那个人对于对面随机来的一个人不可能感到温暖。


图|李时迪

访谈|崇实新闻社 张寒、范洪山

编辑|崇实新闻社 王莹莹


西安交通大学|专访

 



 

上一条:崇实书院“喜迎十九大,系列纪录片展播”活动反响热烈
下一条:遇见你,一见倾新——2017崇实书院迎新晚会回顾

关闭

版权所有:西安交通大学崇实书院  设计与制作:西安交通大学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咸宁西路28号  邮编:710049

扫描二维码